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生动态 >> 研究生活动 >> 正文

楚墓、楚简、楚文字:楚地宗教的考古学研究

发布者:     [发表时间]:2018-11-14     [来源]:     [浏览次数]:

11月12日,历史文化学院中国艺术史论坛第一期在逸夫国际会议中心二楼顺利举行。此次论坛的主题为“楚墓、楚简、楚文字:楚地宗教的考古学研究”,有幸邀请佛罗里达大学艺术系教授来国龙担任主讲。学校社科处副处长刘中兴,学院宋亦箫教授、叶秋菊副教授、王洪强老师,学校美术学院多名专家出席并参与谈论。此次论坛由我院文化学系主任黄尚明教授主持,现场学术氛围热烈。来国龙以人类学、考古类型学等多学科的方法进行中外对比研究,带领大家穿越现实的藩篱,回到楚地探索当时人的思想世界。

第一部分,来国龙由自己的求学路开始讲起,从吉林大学的国际法专业到北大攻读考古和古文字,再到美国博士论文的选题,受到包山楚墓的启发最终确定了以“楚墓”的研究主题。

接着,来教授详细剖析了著作的各个章节。导论部分解释了宗教的考古学研究和宗教的历史学研究的区别,地下的材料能展示出传世文献之外的文化面貌。如以前的研究总以《论语》中的“敬鬼神而远之”为依托,但从墓葬的考古材料却能揭示当时另外的观念。

第一章“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祖先”(The Dead Who Not Be Ancestors),梳理了中国早期文化中的“厉鬼”,传世文献中关于“厉鬼”(不可成为祖先的逝者)的记载可追溯到《左传》郑子产的相关内容,究其原因,应与春秋时期家族中政治斗争、财产纠纷有关,产生了战死、冤死者不可排在家族世系中这一观念。考古材料中亦有将死者名字涂刮去除可相映证。战国时期,频繁的战争加剧了死亡观念的变化(现代一些社会学理论认为出生率和死亡率相近时会导致死亡观念发生剧烈变化),族内“绝无后者”、“强死”、“兵死”、“不辜”以及“水上”(溺水而亡)的人成了一种强有力而可怕的鬼神象征。这种观念的变化也带来了墓葬空间的变化,另外在丧葬仪式上,人们会用更多的祭祀典礼、更长的时间来安抚这些亡魂。

第二章题为“墓葬空间的变化”(The Transformation of Burial Space),主要指土坑竖穴墓向横室墓的转变,由三维空间变成了相对的二维空间。墓葬作为建筑的一种,其变化必然和时人行为观念的改变有联系。时人的鬼神观念变化,出于祭祀的需要,横室墓的出现则有必然性。土坑竖穴墓一旦封闭无法打开,横室墓有墓道,能够让人再次进入其中。来教授认为:“横室墓中,祭祀空间已经形成,也就是说,在落葬之后,人们可以再次进入墓室,进行祭祀。对死者的祭祀时间也延长了。”巫鸿先生在“从庙到墓”一文中提出在祭祀空间上庙墓是有一个先后的顺序和代替的关系,来国龙则认为庙墓祭祀存在一段时间的平行关系。

第三章“神灵无形”(The Presence of The Invisible),在中国早期艺术中,人像不是很重要的主题,往往只是一些器物的部件,而且人像的身份多是地位卑下的人或身形残缺者。在后来的观念中,人像也总与灵魂、巫术挂钩,如西汉的巫蛊之祸。直至佛教传入后才发生了较大的转变,才有了用人的形体面貌去描述神佛。

第四章“告地书”(Letters to the Underworld),这一章论述告地书是为控制地下世界而出现的,是死者面对幽冥鬼神时的一种依靠。而告地书中庞大的冥界体系,直接反映了战国统一的历史趋向。

第五章“旅向西北”(Journey to the Northwest),来教授讲述的是,当时人的世界观尤其关于幽冥世界的想象,如昆仑、弱水等概念,后来与西北的地理产生了直接的联系。

结论部分,来国龙将地下的文化引申到地上的历史,引用弗罗斯特的诗作“未选择的路”(The Road Not Taken),来阐述秦楚在战国时期是不约而同地走上了帝国统一之路,所谓关于秦楚历史的选择,是殊途同归。

第二部分,来国龙以楚地出土器物“镇墓兽”和楚文字“渐木立”的联系为主题做了详细的报告,强调引入现代语言学中上古音的研究方法进行古文字的训诂,以遏止“现在想象力度太大了,好像什么字都可以通”(李学勤语)这一现象。

镇墓兽常有一方座,上面立有直身曲颈的一个或两个怪兽;怪兽多瞠目吐舌、面目狰狞,兽头上部插一对或两对鹿角。“渐木立”见于包山楚墓中的卜筮祭祷简第249-250号——「有祟見於絕無後者與漸木立」、「攻解於漸木立」,指人将死时最后要祭祀的一个神。

随后,来国龙对镇墓兽进行了非常充分的研究综述,最先由日本学者水野清一于1937年将此类器物定名为“山神像”、“镇墓兽”,其功能是镇妖辟邪,但其本名却无从所知。国外学者则多将镇墓兽的形象与印度等地的巫术形象相联系,以“antler and tongue”(直译为“角与舌”)。有些学者从山海经等书中寻找类似形象。这种比附不难找到相似之处,但却也没有“必然的内在联系”。(彭浩语)来国龙要探讨的即是器物的自名,用人类学的术语來说,即是“行为者的内在视角”。

春秋早期到战国早中期,在女性贵族墓中发现了不少“镇墓兽”方座(据底座内朽木和鹿角判断)。在河南淅川和尚岭二号墓中出土的底座,刻有铭文“且(祖)埶”,被公认为是镇墓兽的自名,但“埶”的解读没有定论。

来国龙从语言学的角度,解释了“埶、势、臬、设古音相同或相近,是同源词,论证“埶”是“势”的动词名词化。并以《故训汇纂》中对“埶”的解释(埶,位也)为证,得出且(祖)埶=祖势=祖位的结论。

关于“渐木立”的解读,来国龙从连读音变的角度予以了自己的看法,认为“祖木”即是“渐木”,因为“木”有一个“m”的音,和祖连读后就变成了“渐木”,这种连读音变也是造成许多通假字的原因之一。所以可以推论,渐木位=祖木位=祖位。这种木制的祖位,可参见包山M2出土的五祀木牌位。

那么何为“祖位”呢?首先,关于“且(祖)”,可以解释为可以是男根像,也可以是源于男根象形的祖先神像,商代墓葬里发现的所谓“柄形器”可能就是“且位”,体现的是当时的生殖崇拜。而鹿角,同样象征着强有力的生命力。进一步推论,还可能含有“请子社”的寓意,表达求子之意,可用书写格式与包山楚简极为相似的东汉序宁简类比。这也可以解释为何镇墓兽多在女性墓中,到了战国较晚的时期,镇墓兽因其用途广泛化而渐出现在男性墓中。

接之,来教授用考古类型学的方法考察了镇墓兽的原型,对镇墓兽的形象进行了分期,可以窥见其演变的过程。来教授认为镇墓兽的原型是男根像,后来逐渐附加凶猛动物及人的某些特征,这种变化同样与镇墓兽的功能泛化有关。

在后面的问答环节,来教授向我们解释了镇墓兽形象中“长舌”的辟邪功用,镇墓兽是否和灵魂升天有关,为我们介绍了周予同先生提出的“生殖崇拜”与“祖先崇拜”逐渐分离的观点。尤要一提的是,来国龙和我院宋亦箫教授在许多观点上不谋而合,均对楚地镇墓兽有着不少的研究,两位教授就楚辞中的“司命”进行了讨论。现场反响热烈,师生均获益匪浅。

论坛最后,主持人黄尚明教授总结到,在座的学生要学习来国龙教授治学的方法,不将自己局限在细微的研究中,而要有世界学术的视野,尽可能学习多样的理论与方法,正如来教授那样,对人类学、考古学、文献学等学科知识信手拈来,对印度、希腊、埃及等地的研究如数家珍。同时,还要大胆怀疑,吸收众多成果中的合理成分,在做结论之前,要去找类证,探流变,用多种方法去证明得出的结论。

关闭